返回列表 發帖

(老人堂範例) 偶愛棒棒堂 誔生WOG於 (96.05.2x)

偶愛棒棒堂(也可用自己喜歡的標題,但還是希望請標明的給人看的懂這篇是誰的) 誔生於(96.x.x)(這裡是指何時開始玩wog的,可用遊戲年紀和銀行來推算回去)
如:我年紀20(20個月=1年8個月).銀行顯示21天19小時.現在時間98年2月3號8點  
往回推算的結果:
96年6月3號,再算銀行的回推不用太仔細..就30-21=九天,所以大約就是(96.6月.3日)-9天
所以我的結果應是96.5月.2x日,開始玩的

發文內的開頭格式:
玩家名字:
遊戲中年紀:

其後自行發揮:

最終狀態.任何狀態.內容的貼圖,也可附註名和內容...

遊戲的感想,感言,想念誰,仇家誰呀.....反正你想說的什麼..圖文都可...

就把這一篇當作你自己的wog回憶錄吧~

(ps.一人用一新的帖子發文,不用都擠同一篇裡,請玩家也先預留好空間如下(預留含本文請勿超過2),往後供人瞻仰才不會變成打擾完整回憶錄的插話@@)(往後可自己發文回應,幾樓圖更新之類的方式)

預留空間1

TOP

預留空間2

TOP

「晴」,從第一天玩wog開始計大概有5年了。
水色年齡:男 1歲

TOP

預留空間1

TOP

預留空間2

TOP

蒼桑,大概玩WOG玩了4年多了~
年齡:0歲

TOP

預留空間1

TOP

預留空間2

TOP

玩家名字:s960501
遊戲中年紀:20
大家好我是新來的
(好老套)
玩了很多的WOG
還是本站最好玩....

TOP

铁路护栏网 四维空间

  四维空间
,铁路护栏网
  初冬的一个晚上,我拿着功课去咱们系的教室。教室在三楼,里面一个人也不,很静,静得让人心里有点发毛。我选了一个地位坐下了。
  作业很少,就只一篇论文,是对于空间存在问题的。导师曾在课堂上讲过:空间存在形式有一维、二维、三维、四维・・・・・・但迄今为止人们生活在四维空间里,未能打破。他让我们回去之后想一想:三维以外的空间特殊是四维空间情势到底是怎样构建的?他也曾这样活泼地举例过:当我们走在一条狭长的地道里,我们能走出隧道的方向只有两个――前与后;而当我们走在空阔的原野上时,我们就会有四个方向――前、后、左、右;而当我们的宇航员表演太空散步的时候,他的方向将有六个――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上、下。那么什么地方我们能找到第七个和第八个方向即第四结对方向,当然那只有在四维里找到。
  “在哪才干找到第四对方向,当然那只有在四维空间里找到”我咀嚼着导师的这句话,盼望能从这儿找到冲破口,作为这次论文的核心。
  就这样我反复想着那第四对方向,头脑里点、线、面、破体无论怎么组合、旋转、平移,都只能找到第三对方向而无奈找到第四对。“到底四维空间是怎么一回事?”我边嘀咕边翻开了笔记本电脑,在百度里输入“四维空间”,点击搜寻,屏幕上呈现了很多网页选项,我随机地点了一个,弹出了一个网页,网页上这样写着:所谓四维空间就是指包括时间a和长x、宽y、高z组成的包含三维在内的空间。
  看了网页上写的,我豁然开朗,导师所讲的第四对方向就是时光的前与后,那么在四维空间里时间与空间穿插,可能实现时间的穿移,看到从前和未来。我这样想着。
 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风把窗户吹开了恰是冬天,凛冽的冬风刮进来,吹在脸上象刀刻个别,我赶快起身,走到窗户旁去关窗户。就在我拉窗户的一霎时,我好象被什么货色吸了一下,铁路护栏网,紧接着就是强在的压力,我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・・・・・・
  醒来的时候,附近全变了样,不再是我进来的那间教室,而是一间带有古色古香的一间小屋。我摇了摇有点晕的头,一边爬起来一边抱怨道:怎么到这鬼地方来了,不知这离学校远不远。待站稳了我才看清了这间小房子,木制的,并且那木材还有淡淡的香味;窗户和门都是那种古代样式,成一格一格的。看到这些,我心里想到:我本来到一个拍时装戏的地方。
  门有三扇,我走到一扇门边,推了推那门,门没锁,“嘎吱”一声就开了。我把头伸了出去,望了望,那气象令我大吃一惊。外面是一片荒原,荒野上有许多人在劳作。那些人都衣着麻平民服,一幅自耕自织的生活画。
  我跨了出去,企盼着看到导演和拍片人,那有什么导演和拍片人,我错了,这不是拍片,这是实切实在的生活。这是“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”的“小国寡民”的生涯。
  我快疯了,我歇斯底里地喊道:这是怎么回事,我怎么到这儿来了。我发疯似地捉住一个老农问道:这是什么处所。老农眨了眨眼睛,眼光茫然地问道:子为谁?为何至此?老农听不懂我的话,我彻底疯了。
  我象头发狂的野兽向远方跑去,前面水天相接成一线,无边无际,我每跑一步见到的永远是那条地平线,没有止境,这是一个实在的世界。
  在跑到精疲力竭的时候,我沉着了下来,劝自己还是回到那间小屋,这样或许还有再回去的机遇。在回去的路上,我细心地想了想这所发生的一切,自己在自己心里反诘道:莫非我真进入了四维空间,穿梭了时空?我疑虑重重。
  小屋还在,但感到奇怪的是小屋不再是古色古香,而变成了一间破茅草屋,岂非里外不一样?我推开那用树枝编成的门,里面还是很破败,我四处望了望,里面有一张床和几件原始家具。里外都一样,来的那所屋子不见了,我快崩溃了。
  就再我失望的时候,我又受到了那伟大压力的袭击,再次失去知觉・・・・・・
  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还在小屋里,小屋还是那么小,但建设款式完整变了,墙是用钢筋混凝土建起来的,窗户是用铝合金做的。小屋还是三扇门,我爬起来,心想这次一定可以回去了,满怀惊喜地打开了门,但自己又错了。
  这次我看到的是一块很大的空间,是一幢大厦的楼顶,我就在顶上。我走到楼顶的边沿,朝下望了望,下面毂击肩摩,川流不息,大厦至少也有一百多层,由于下面的汽车都呈斑点了。邻近大厦一幢挨着一幢,好像撑天的柱子。看到这些,我晓得自己到了一个什么地方,一个高度发达的城市。
  就在我向四外张望的时候,忽然从楼道口走来了一个外国人,他看见我,有点吃惊,但仍故作平静地朝我这边走过来。
  “你好”,出于礼貌我友爱地向他打了一声召唤,说完之后我又懊悔了,我说的是汉语,他能听懂吗?
  只见他顿了一下,然后回应道:你好。他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,“他难道会汉语”我喃喃自语道。
  外国人向我回应了一句之后就径直走向护栏,在凑近护栏的时候开始翻护栏。“这个人真怪,翻护栏干什么啊?”我嘀咕道。翻过护栏后,外国人向周围看了看,叹了几口吻,向天空喊了几声,然后闭上眼睛,用手指在头、肩、胸、腹点了几下,做起了祈祷。我困惑地看着他的所作所为,大为不解。做完祷告后,他突然转过头来朝我看了看,眼神中带有哀伤我期盼。我的心一颤,这是怎样的眼神,是一种带有庞杂情感而又表示心坎挣扎的眼神。在他的眼神的触动下,我马上意识到了这个人到底在干些什么。
  在他正筹备往下跳的时候,我拍了拍他的肩,我转过火来,目光凝滞地看着我。我立刻心平缓的语调说道:“do you have wife and children ?”这次没错,用的是英语。
  “yes”他答复了一句,眼睛开始有神起来。
  “do you want to make your wife and children feel sad for your death?”我继续问道。
  他没有回答,但眼睛里闪着泪花。趁这个时候我又问了一句“why do you want to end your life?’
  他又顿了一顿,擦了擦眼泪婆娑的眼睛,叽哩哇那地说了一连串,因为我的英语没过四级,所以听了大半天,只听懂了一个单词,那就是“bankrupt(破产)”。从他那表情和我听到的bankrupt,我懂得到他是一个背着巨额债款的破产者,想以此来停止这悲惨的所有。
  他继续说,边说边流泪,我他是似懂非懂地摇头。我想再这样下去,我还是不能劝他翻然悔悟,因为我听不懂他所说的话,不知道问题的关键。于是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:“can you speak chinese ?
  “会”他用汉语说道。而后又说道:“当今汉语已是国际上通用的语言了,谁不会汉语”。
  他的话让我摸不着脑筋,“明明是英语,怎么变成汉语了,不过这样也好,能够不必背那让人头疼的单词了”我在心里偷偷地笑了。
  他接着说道:“我2098年开了家公司,和我的兄弟”。
  “什么,你2098年和你兄弟开了家公司”我睁大了眼睛,惊疑地问道。
  “是啊,今年是2100年”
  “什么 ,今年是2100年。”我进步了嗓音,不敢信任本人的耳朵。
  今年是2100年,那么按我诞生年1988年算的话我已经112岁了,我到了将来了。
  “112,112”我重复念道着。
  “怎么了”外国人拿手碰了碰我。
  “哦,没什么 ,没什么 ”我抬开端来,察觉本国人他向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,“你持续说吧!”我把思路从那错乱的年纪那儿拉了回来。
  “2098年我跟我兄弟开了一家公司,那个时候外星人的产品已经开端冲击地球市场,不外・・・・・”
  “外星人,世界上真有外星人,长什么样?”我打断他的话。
  “觉得奇异吗?地球上到处都是”他不屑地说道。
  “没有,没有”说完这些,我才知道我失言了,自己原来就不属于这个时代。
  他继承说道:“不过我们的产品因为品质过硬,售后服务周密而在星际市场畅销,但一年过后局势发生了极大的改变,x星开始研制一种新产品,这种产品比我们公司的产品更存在上风,因而在一些市场上代替了我们。同时x星人用金钱拉拢我们公司的骨干成员,让他们窃取我们公司的贸易秘密,所以每次出产的同类产品老是x星稍逊一筹,x星还反咬一口说我们侵权,在星际法庭上由于我们公司的骨干成员不出庭作证,我们败诉,抵偿x星1亿宇宙币(1宇宙币=10美元),这就使我们的公司雪上加霜。还有在那段艰苦时代,以前的朋友见到我就象见到麻风疯人一样躲得远远的,铁路护栏网。这些都没打到我,我死撑着没让自己倒下去,最让我痛心的是我的兄弟背着我卷着公司的固定资产2000万美元跑得九霄云外,那可是我的亲兄弟啊!我彻底瓦解了,我想到了死,所以我就来到我们大楼的楼顶,想以死来忘却这所发生的一切,一了白了。”
  听他说完之后,我警惕地问道:“那你找到你的兄弟了吗?”
  “找是找到了,不过看到他会更让我痛心,他在x星谋划部当他的那个好部长。”他痛心的说道。
  “那你有没有考虑到你妻子和你孩子的感想。”
  “当然斟酌到了,我这样会让他们受到牵联。”
  “那你逝世了,你妻子就会成为寡妇,你孩子就会成为缺乏父爱的孩子,这些你想到没有。”
  他缄默了,我也沉默了。
  人类发展地好快,一个世纪就发展到这个水平了。19世纪,三大发明即细胞学说、能量守恒和转化定律、达尔文的进化论奠定了天然科学的基本;20世纪,航天技巧、计算机、生物科技将迷信推向了一个热潮;21世纪,盘算机发展更加完美化,太空摸索更加遥远化,各种新科技层出不穷,正如外国人所说“对外星感到奇怪吗?地球上到处都是”,的确,科技发展到如斯田地是令人瞠目结舌的,介为什么那个外国人却想去死呢,想去了结自己的性命呢,要知道生命只有一次啊!这是我沉默的起因。
  外星人沉默了一段时间就默默地走了,他也许想通了,或许没有。我看了一眼这个世界,确实繁荣,但繁华的背地呢?或许正如那个诗人所说:
  摩天大楼的骨骼里
  流着人们洇红的鲜血
  看见别人被钱砸得头破血流
  却依然追着金钱不撒手
  那个外国人走了,我也该回到我的那个时期了,因为那儿有我的亲人和朋友。
  我再次走进那个变换的小屋,小屋这次仍是那样:钢筋混凝土墙,铝合金窗。或者这是一个好兆头,我这样想着,闭了双眼,我已经筋疲力尽了。我祷告着,我必定要回去,我在心里默默地说,我不想让友人和亲人伤心,正如那个外国人不想让妻子和孩子担忧一样。在半睡半醒的临界状况的时候,我仿佛又一次感触到那一股宏大的力气・・・・・・
  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四周站了几个人,其中一个是寝室同窗,他把我扶了起来,一边拍我身上的灰一边关心地问道:“你晕倒了啊,什么时候进来的,我怎么不知道”
  “6点”我有气无力地答道。
  “6点,不可能,我7点进来的,我怎么没看见你,你一定是昏头记错了时间,不然怎么会晕倒在这儿呢?走,我把你扶回寝室休息。”
  “没记错,就是6点,我进入到了别处一个世界”
  “别说了,走吧”
  我也不好辩论了,在他辅助下回到了寝室。
  回到寝室后,我回想今天所产生的事,将它收拾了一下,作为论文的中心写了下来。
  没过多少天,我被导师叫了过去,导师说道:“构思不错,但夸大成分太多”,我无法争辩,只能“嗯”地许可了几声。
  这个冬天过完之后,学校里发生了几桩离奇的失落案,警方一拍板绪也没有,对此毫无措施。在这种情形下,学样只能封住了那间教室,那间教室就是我进入四维空间的那间。
  (全文完,上大学时所写)

TOP

返回列表